中共廣西壯族自治區紀律檢查委員會 廣西壯族自治區監察委員會 主辦  

小小說|“收”賄2天

來源:廣西紀檢監察網 作者:羅朝民 劉錦源 發布時間:2021年10月15日 10:19 打印

  “老公,發財啦!發財啦!哈哈哈哈……”菲菲興奮得歡呼雀躍。

 

  “天上掉金子砸中你腦袋了?”小韋頭也不回在電腦上專心致志地查看58同城二手房信息。

 

  “你倒是看看,都是真錢,5000塊!”菲菲拿著一沓鈔票在小韋眼前晃來晃去。

 

  “哪來的錢?”小韋不耐煩地問。

 

  “這!”菲菲得意揚揚地指了指沙發上今天拿回來的一大堆房展資料袋,“不知道哪個房地產開發商那么‘豪氣’,看房展還送現金,明天周日還有一天,我們早早去。”菲菲興奮地把錢數了一遍。

 

  “是不是咱爸媽知道我們準備要買房,‘贊助’我們的?”小韋質疑的反問。

 

  “這兩個‘葛朗臺’,我問他們要點錢,還要我寫借條。怎么可能‘贊助’我們。”菲菲還在數著手中的鈔票。

 

  菲菲和小韋是大學同學,畢業后雙雙考入公務員隊伍,小韋在派駐紀檢監察組工作。

 

  “菲菲,會不會是你拿錯別人的了資料袋啦?”小韋再次質疑。

 

  菲菲不服氣又逐個翻看今天拿回來的房展資料袋。“喏!都是看房展的資料,沒有其他私人的物品啊。”

 

  小韋不相信,親自“上陣”又仔仔細細地翻了一遍。

 

  “!”小韋像被觸電一樣驚叫起來,愣住一動不動。

 

  “怎么了?你怎么了?不會是中風吧?”菲菲緊張地搖晃著小韋。

 

  小韋慢慢抬起手,把資料袋遞給菲菲。

 

  “歐美中學?就是樓下那所民辦中學?這袋子怎么來的?”

 

  “周四上午我和教育局的林副局長、市場監督管理局的徐姐到歐美中學開展調查工作……調查工作結束后,金校長在門衛室的招生宣傳資料袋中隨手撿了兩個給我和徐姐,說讓我們幫做宣傳的……對了,也給了林副局長一袋。”小韋回答著:“之后,他倆開車回單位加班,我走著回家休息,這個袋子就一直放在這了。”

 

  “意思是這錢是從招生文件袋里掉出來的?那你打電話給金校長,叫他馬上拿回去!”菲菲很生氣。

 

  “金校長”,小韋趕緊撥通了電話:“我是周四早上到你們學校開展調查工作的小韋,那天臨走前你給我要求幫忙做宣傳的袋子里除了招生簡章,還有什么別的東西嗎?”

 

  “沒有其他東西了!現在行賄和受賄的一起查,我是黨員,這些政策我是知道的,現在誰敢給紀檢干部送錢!那不是自投羅網嗎?你放心吧!”金校長斬釘截鐵地回答……

 

  通話確認后,小韋長長地舒了一口氣。

 

  “自作多情!你剛轉正定級,以為是升官啦?發財啦?開始有人給你送錢啦?”菲菲揪住小韋的耳朵在數落著。

 

  “不對!”小韋突然想起,“此地無銀三百兩,我沒告訴他袋子里有錢,他怎么知道是送錢?”

 

  “如果錢真是這袋子里的,同樣收到的其他兩人不會告訴你嗎?”菲菲開始有些不耐煩。

 

  “會告訴我嗎?我和他們都是第一次認識。”

 

  會?還是不會?面對這人情世故,這對社會新人陷入了深深的沉思。

 

  小韋想了想決定一一打電話向其他兩人核實。

 

  “如果金校長講的是真話,你這新兵‘蛋子’無故懷疑領導受賄,以后怎么做人?”菲菲反對。

 

  “我會把握好分寸。”小韋覺得只能走這一步了。

 

  “林副您好!不好意思,晚上打攪您休息了,我想問一下,周四那天金校長給我們的資料袋子里除了招生簡章,還有什么別的東西嗎?”

 

  “噢,你說的那些‘東西’我當天處理好了。那天中午我剛回到辦公室加班,金校長就發微信給我,讓我幫他審核招生簡章,都開學了還審啥?憑經驗,我知道這袋子里一定有‘文章’,立即讓機關紀委的同志跟我一起到車里檢查袋子,果然有一個信封裝著錢,那些‘東西’交給機關紀委的同志按規定處理了。因為這兩天實在太忙了,沒來得及向派駐紀檢監察組報告這件事……”

 

  “哦,好,是,好,好。”小韋有點語無倫次。

 

  小韋掛完電話,抬頭看見菲菲的兩只小眼珠瞪得像牛眼一般大,張開的嘴巴都可以塞進一個乒乓球了。

 

  小韋接著與市場監督管理局的徐姐取得聯系,才知道徐姐當天也把“資料袋”的事與紀委對接清楚了。

 

  掛完電話,小韋倒吸一口氣,手機往沙發一摔,兩手一攤,仰面靠在沙發上,兩眼直勾勾地盯著天花板。

 

  沉默許久,菲菲握著小韋的手說:“你會不會被處分?會不會是‘燈下黑’的典型?”

 

  小韋轉過頭,看見菲菲紅潤俊俏的臉蛋瞬間煞白,小韋抽起兩張抽紙,輕輕地擦去菲菲額頭上黃豆大的汗珠。“我現在馬上向紀委書記報告,請求組織原諒。”

 

  “對!對!”菲菲一把抓過沙發上小韋的手機,雙手遞了過去。

 

  “劉書記,我向您檢討一件事。”

 

  “哦?是歐美中學的事情嗎?你終于發現了……”

 

  “書記,您誤解我了!我真的是才剛剛發現……”小韋幾乎是哭出來。

 

  紀委書記隨后安慰著說:“小韋,你也誤解我的意思了。金校長涉嫌行賄的事情,我們班子是通過氣的,大家認為你是一名選調生,政治覺悟是比較高的,但工作經驗欠缺,我們計劃周一上班找你提醒談話。”口氣一變:“但是,現在我也要嚴肅告誡你,無論職位高低,崗位是否重要,只要手中掌握公權力,都有可能成為“圍獵”的對象,我們紀檢監察干部,更要提高警惕,謹慎行事。”

 

  “書記您教育對。但是這些‘贓款’該怎么處理?我現在一秒鐘都不想讓它待在家里了?”

 

  “好!我馬上安排人到辦公室給你處理。”

 

  ……

 

  小韋小心翼翼地把錢放進信封,再把信封放回招生文件袋,然后把招生文件袋對折后放入公文包,拉緊拉鏈,左手提著公文包,右手牽著菲菲的手,如釋重負地走向電梯口。(南寧市興寧區紀委監委)

 

編輯:楊意超

国产孩交videos,国内精品自产拍在线少蜜芽,大尺度av无码污污福利网站,又爽又黄又无遮挡网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