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共廣西壯族自治區紀律檢查委員會 廣西壯族自治區監察委員會 主辦  

以案為鑒|做“生意”的局長

來源:廣西紀檢監察網 作者:李紅恩 謝世康 發布時間:2021年08月26日 19:21 打印

  90年代,已是鄉鎮黨委書記的黃旭升,在處理群體糾紛中,被不法群眾敲破頭,流血不止仍臨危不懼,帶傷繼續妥善處置好各項工作,這種拼搏的精神得到了組織和群眾的認可。

 

  2005年4月,黃旭升一躍成為忻城縣委常委、政法委書記,結識了一群商人老板,漸漸地熱衷于出入KTV等娛樂場所,熱衷于結交社會人員,熱衷于做生意。

 

  “我認識的這些商人老板本身沒什么文化,只是初中高中畢業,但他們竟然能腰纏萬貫;我一個大學文化的縣領導,穿的衣服就幾十塊錢,太寒酸了!”在心理失衡和貪欲驅使下,黃旭升走上了犯罪的深淵。 

 

  黃旭升想發財的“小心思”,被結交多年的老板韋某某看出。在一次酒足飯飽后,韋某某拋出共同投資房地產項目的“橄欖枝”,黃旭升毫不猶拿出200萬元與韋某某合伙投資房地產項目,順利獲利200萬元。

 

  黃旭升嘗到投資做生意的甜頭后,一發不可收拾,多次違規參與投資棚戶區改造項目、紅磚生產銷售等營利性活動,又獲利200多萬元,成了一個“有生意頭腦”的官員。一些企業老板為了拉近關系,送給黃旭升幾十萬、上百萬的好處費,希望在項目承建、工程驗收、款項撥付方面獲得關照。

 

  “有機會就拿錢,很保險、很隱蔽的就選擇拿。”正是在這樣的錯誤思想驅使下,黃旭升在黨的十九大之后仍不收斂、不收手、不知止。2017年至2019年,在市領導多次要求國土部門認真抓好土地整治項目工作的情況下,黃旭升仍然暗地里向土地整治項目伸“黑手”,以“合作投資”做幌子,收受商人田某某送的好處費800萬元。更為人所不齒的是,他還以女兒的名義經商投資,慫恿女兒到田某某處代他拿回50萬元好處費。

 

  “大肆斂財”后,黃旭升預感要被調查,便多次與商人老板研究對抗調查的辦法,并把自認為最重要的合同、協議、收款收據和貴重金銀首飾等,裝入專門購買的一個密碼旅行箱,并將該旅行箱藏匿在其親屬住處。同時,他還打印自己的銀行流水賬目,參考辦案手法分析有問題的轉賬流水,以便在組織找其談話時能夠“合理解釋”來源,妄圖逃避組織調查。

 

  再狡猾的狐貍也斗不過好獵手 。

 

  2020年4月,黃旭升因涉嫌嚴重違紀違法,接受來賓市紀委監委審查調查,并被采取留置措施。

 

  2020年10月,黃旭升受到開除黨籍、開除公職處分。2021年3月,黃旭升因違反國家法律法規,利用職務便利為他人謀取利益,并收受他人財物及孳息1400多萬元,被判處有期徒刑十一年六個月,剝奪政治權利三年,并處罰金一百五十萬元。


  點評:

 

  其身正,則百毒不侵;其身不正,則百病纏身。黃旭升走向違紀違法的道路,從根子上看是理想信念宗旨發生動搖,“總開關”出現了問題。隨著職位的提升,他放松了黨性錘煉,背棄初心使命,以權謀利,上演了一幕幕“誰給錢,事情就給誰做”的丑劇。

 

  黃旭升的貪腐行為,既與其黨性、修為等內因有關,也和自然資源領域制度、監督管控不力、機制不健全等因素有關。該案也警示各地各單位要加強對權力的監督和制約,有針對性建立健全土地用地、重大項目招投標等方面制度監管體系,堵塞制度漏洞,加強對制度落實情況的監督檢查,進一步規范權力運行,從源頭上預防腐敗問題的發生。(來賓市紀委監委)
 

 

編輯:吳翠雯

国产孩交videos,国内精品自产拍在线少蜜芽,大尺度av无码污污福利网站,又爽又黄又无遮挡网站